旧语

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历史 扭三 胖球 欧美

Welcome back,brother!

街角有一家苹果派店,名字叫“Apple Pie Life”,装修很成简单的欧式风格,靠窗的地方摆着几套木制的桌椅,从外面看和普通的民居别无二致。店主是一位老人,已近古稀之年,但精神很好,每天早早地打开开店门,直到临近午夜才关门,有时候甚至一晚上不关门。

店主很高,将近195cm的身高让人们不禁遐想他年轻时的英姿,一头柔软的褐色头发,稍稍有些长的头发被挽到耳后,厚厚的鬓角使整个人显得可爱而顽皮,像极了森林中的麋鹿。但你若被这些表象所迷惑,认为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,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,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才真正烘托出他整个人的气质,如同冬天被冻在伏尔加河浮冰下的水藻的颜色,让人想要靠近却又不自觉的远离,他的脸上总带着一丝忧郁的神色,深邃而冷冽,仿佛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店中的派极其美味,在阳光下派上的一抹焦糖在橱柜中染上了温软的橙黄色,苹果烤熟后的甜香满溢在不大的小店中。回头客极多,可这依然遮盖不住店中的冷清,人们总是三三两两,买完派就走,没人肯在窗旁的椅子多坐一下。店主却不以为然,依然是那副疏离的神色,开门,卖派,关门,每天除了结算时必要的交流外,不肯多说一句话。所有人都认为这个老头儿很奇怪。

非常普通的一天,店主在例行卖完派后,刚准备关上店门,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和他一样苍老的声音“还有派么?”,那个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,使人不能拒绝。

店主愣了愣,他抬眼,于是对上一双绿色的眼睛,那双眼睛是最纯质的祖母绿色,仿佛包藏了蕴蓄多年的祖母绿晶发,甚至天上的繁星也不能与之媲美。店主有那么一秒像是丧失了所有的语言功能,下一秒才想到要点头。

“谢谢,”有着金绿色眼睛的男人眼角溢出笑意,“我可以坐下么?”

“当然,”店主推开快关上的门,把他带进店里,打开照明用的暖光,瞬间屋子变得温馨许多,店主没由来的鼻子一酸,眼中似乎有了湿意,他拉开窗边的椅子,“你要什么派?”

金绿色眼睛的男人不假思索地喊出:“蓝莓派!”或是更早。

“哦,那你很幸运,这儿正好有两个蓝莓派,平时可是早卖光了。”店主不动声色地说,但眼角露出了一丝暖意,“你是否需要一杯黑醋栗酒暖暖身子?夜深了,走到这里一定很冷吧!”

“是啊,还有那真是太谢谢你了,”金绿色眼睛的人说着,“你平时开店到这么晚?”

“是啊,”店主端着放着派的盘子和两小杯酒走过来,把装有派的盘子和一杯酒放到男人面前,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,“或许你想听我说说?我想你这么晚到店里不只是为了吃派吧。”店长做了个了然的手势。

这时他终于可以好好打量面前这个人的相貌了,男人应该比他大不了几岁,暗琥珀金色的头发已被参差不齐的灰白覆盖,端正的五官,魁梧高大的身材,可以隐约看出年轻时的风采,身上透出一阵幽幽的沧桑感,没由来的让店主觉得这个人身上一定有许多故事,但再多的沧桑和风雨洗礼也没能让那双眼睛失去光泽,它总是那么亮,那么闪耀,如同黑夜中璀璨的星光。

“就是为了吃派啊,还能有什么?”男人笑了笑,仍是低着头吃着派,鼓着腮帮子,蓝莓派馅心中的酸奶油沾在了嘴角,活像一只花栗鼠。

店主见他不肯说,便自顾自地说起来,他说他从小受尽苦头,刚足月,母亲便被仇家杀死,是只比他大四岁的哥哥抱着他逃出来,后来父亲为了寻仇,便不管他们兄弟俩,只是带着他们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,从一个旅馆到另一个旅馆,在他的记忆里,除了一辆老爷车没有变过,就只有哥哥还陪在他身边。长兄如父,毫不夸张地说,他是他哥哥养大的,父亲几天不回家,只比他大四岁的哥哥接他回家,给他做饭,被人欺负了,哥哥红着眼睛与比他高大数倍的男生打架,满身挂彩也要护他周全,无论什么时候,哥哥拼尽全力想要得到的东西,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他。他从小很乖,学习很好,一开始把哥哥当成自己偶像,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,却对这个支离破碎的家越来越不满,对只会对父亲命令言听计从的的哥哥越来越不满,在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一天与父亲彻底吵翻,离开家,决绝地走进大学,狠下心不去看哥哥被泪水湿润了的眼眶。

“然后呢?”男人已经吃了一个半派了,他还在不停地咀嚼,似乎要拼命消化什么,木质桌子上围着餐盘掉下了一圈沾着蓝莓酱的渣滓。“然后啊——”店主扯开一个笑——一个极勉强,极痛苦的笑。

在他被更好的学院录取,等待面试时,四年未见的哥哥突然来找他,说是父亲失踪了,要他和他一起寻找,他又震惊,有不愿,但最终妥协,因此丧失了宝贵的录取机会,但最终父亲终是死了,死在仇人的手下,他们之后相依为命,把彼此当做最重要的人。

“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而我的人,他从来把我看得最重要,不管是以前还是——”店主用一种近乎抽泣的语调说着。男人已经吃完了派,双手交握放在桌上,安静地倾听着他的诉说。

“后来,我们被迫分开了,我一直找他,用了半生的时间,但没有,一直没有……”店主把头埋入两臂间。男人没有打断他,也没有安慰他,只是用一种说不出来的,复杂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然后,我就开了这家店,卖他最爱吃的派,”店主抬起头来,心情似乎平复了一些,“这么多年我只买苹果派,没人知道这里有别的口味的派,除了他,”店主语气渐渐急促起来,“而我每天都会留两个蓝莓派,所以,是你吗,我的哥哥?”店主的语气中虽有惊讶,但更多的是迫切的试探。

“哟,过了这么多年,我的小弟弟也变得聪明了呢,”男人——或者说是店主的哥哥用调侃的语气说,但仍掩饰不住声音中的颤抖,“你过的好么?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对面的人狠狠抱住,他听见他的弟弟小声的抽泣和“你回来就好!”的声音。他不禁微笑,并回抱他多年未见的弟弟。

这一夜,小店外的人们发现,Apple Pie Life 的灯火,一直长明。

评论(6)

热度(5)